疼!疼!

医生开的消炎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辗转反侧一直不能入眠,漫漫长夜一阵一阵的剧痛依然在折磨着我.

七点十五分,决定再去医院检查一次.接待我的还是昨天那位姓高的医生,和我想像中一样,他也认为消炎药的效果没有想像中好,现在只能挂水(输液)了。根据我以前的经验,挂水的确是最有效的。

看着满满一袋子的瓶瓶罐罐,三天青霉素的剂量吓了我一跳,看了我这次病得不轻。输液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老头老太。所有专门用来输液的座位已经被病人或病人的家属占据着。我无奈地坐在收费处对面地的普通座位等待着,在考虑如何能尽快输液。望了一下周围,发现附近有一个用来挂药液的杆子空置着。毫不犹豫地拿了过来,之后和护士mm说了一声,很快我就开始输液了.周围还在排队等待的人投来赞许的眼神,纷纷开始效仿起来.

无聊的4个小时……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了之后发现衣服上全是口水 ^_^

输液的效果果然立杆见影,原来肿胀的口腔现在已经不那么痛了,喉咙疼痛的症状也开始减轻了.只是头脑还是有些昏昏沉沉.

打的回家,上床休息.可能没有午睡的习惯。实在睡不着,一个小时就会醒一次,想看会书,但是一打开书头又开始痛起来.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马哥他们回来.

晚上8:00多了,是时候出去吃点东西了。胃口是肯定没有了。就去附近老乡开的桂林米粉店凑合一下吧。所谓的老乡是桂林附近的天等县人(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一个30多岁的女人.只是去过几次,聊过几次天,大家比较熟络而已。她看到我今天脸色不太好,问我什么事,我说头有点痛,她很热情的向我介绍她们有一个土法,可以治疗头痛.具体的做法就是用手掐一下肩膀部位.我心里想估计是刮痧一类的东西吧,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有些东西还是可以信一下的.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应该没有什么坏处.

她要我坐在矮凳上,用个瓦碗盛了些凉水,用两个手指在我的肩膀掐了起来,"啊!"痛的我冷汗直冒….. 她说叫我忍忍,是会很痛的.突然我心里一颤,感到一股家庭般的温暖。是啊,在这个功利世故的大城市里,这点同乡对同乡的真情,足以让我这个23岁的大孩子产生莫明的感动。

5.31.JPG

的确有点效果,回到家后发现头没有下午的时候那么痛了,今天是端午节,愿家里人身体健康,也希望我的病快点好起来.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