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6

疼!疼!

医生开的消炎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辗转反侧一直不能入眠,漫漫长夜一阵一阵的剧痛依然在折磨着我. 七点十五分,决定再去医院检查一次.接待我的还是昨天那位姓高的医生,和我想像中一样,他也认为消炎药的效果没有想像中好,现在只能挂水(输液)了。根据我以前的经验,挂水的确是最有效的。 看着满满一袋子的瓶瓶罐罐,三天青霉素的剂量吓了我一跳,看了我这次病得不轻。输液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老头老太。所有专门用来输液的座位已经被病人或病人的家属占据着。我无奈地坐在收费处对面地的普通座位等待着,在考虑如何能尽快输液。望了一下周围,发现附近有一个用来挂药液的杆子空置着。毫不犹豫地拿了过来,之后和护士mm说了一声,很快我就开始输液了.周围还在排队等待的人投来赞许的眼神,纷纷开始效仿起来. 无聊的4个小时……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了之后发现衣服上全是口水 ^_^ 输液的效果果然立杆见影,原来肿胀的口腔现在已经不那么痛了,喉咙疼痛的症状也开始减轻了.只是头脑还是有些昏昏沉沉. 打的回家,上床休息.可能没有午睡的习惯。实在睡不着,一个小时就会醒一次,想看会书,但是一打开书头又开始痛起来.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马哥他们回来. 晚上8:00多了,是时候出去吃点东西了。胃口是肯定没有了。就去附近老乡开的桂林米粉店凑合一下吧。所谓的老乡是桂林附近的天等县人(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一个30多岁的女人.只是去过几次,聊过几次天,大家比较熟络而已。她看到我今天脸色不太好,问我什么事,我说头有点痛,她很热情的向我介绍她们有一个土法,可以治疗头痛.具体的做法就是用手掐一下肩膀部位.我心里想估计是刮痧一类的东西吧,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有些东西还是可以信一下的.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应该没有什么坏处. 她要我坐在矮凳上,用个瓦碗盛了些凉水,用两个手指在我的肩膀掐了起来,"啊!"痛的我冷汗直冒….. 她说叫我忍忍,是会很痛的.突然我心里一颤,感到一股家庭般的温暖。是啊,在这个功利世故的大城市里,这点同乡对同乡的真情,足以让我这个23岁的大孩子产生莫明的感动。 的确有点效果,回到家后发现头没有下午的时候那么痛了,今天是端午节,愿家里人身体健康,也希望我的病快点好起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疼!

五月底,照理应该已经过了春笋破土的季节……我的最后一个牙齿却忽然冒了出来。 昨晚凌晨睡得模模糊糊的,突然发觉口腔中多了一些异物出来,用手一摸左边的脸发现好像有点肿,再动动嘴发现不对劲,左边口腔壁肿得鼓鼓的。当时心里想可能上火了,没有太在意,继续睡。七点多,照例被旁边中学的广播操吵醒。心里想:"今天不睡懒觉了,早点起来吃早饭”,伸伸懒腰下床了,发现左边的脸部的确比右边肿了点,用舌头舔舔左边的口腔壁,发现肿得鼓鼓得,并且左边的整个脸部都酸酸痛痛的。那时候心里的第一的反应,最后一个牙齿智齿应该长出来了,虽然心里已经有了老爸告诉我长智齿会很痛的心里准备,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发现头越来越痛,身子有点打冷颤和出冷汗。我觉得这样再下去不行了,连忙穿好衣服,和马哥打了声招呼后,楼下打的直奔455医院…… 虽然现在还7点多,但是医院的挂号处已经满人,等了十分钟终于挂好号了,跑到口腔科发现里面又是满人,不过都是老头老太.无奈地摆下挂号单在外面等候,等了一会,终于有个40多岁的男医生过来招呼我,可能很小地时候去医院看牙科太多地缘故对治疗床上那些"小钻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医生见我有些紧张,便主动找了些话题来说。谈话的内容无非是就业形势,代沟问题等等,没办法,谁叫我也很能侃,十分钟过去了这位部队医生似乎把我当成知音了,谈话的兴致似乎越来越浓,可怜我都疼直冒冷汗了,这位师傅好像没有觉察到,还在滔滔不绝。我终于忍不住了,问"可以开始了吗?",那位医生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开始检测我的牙齿了。 一阵东撬西挖之后,医生笑笑和我说,的确是智齿长了出来,导致牙肉发炎的。并且由于平时由于刷牙的手势不正确,导致牙根有些暴露,有轻微的牙龈炎。智齿的位置还不错,不用拔掉,先吃点消炎药看看。并且很详细的和我说明了正确刷牙的方法和定期来看牙医的时间云云.最后突然语气一转,用肯得基推销产品的口吻和我说,要不要开点漱口液来保养一下牙龈,并且你有点牙石要不要用超声波来洗一下牙? 当时,吓的我心惊胆战,没办法已经被摆上台了,只能任斩吧.战战兢兢得问了一句:“那得花多少钱”,“不贵,也就100多吧”,医生说。我心里想:“还不算太离谱,反正难得来一次,搞就搞彻底点吧。” 于是就同意了。之后医生就拿各种"武器"在我口里面大开杀界,只听见"呜… 吱……"的耳边响起,那时候脑子有点昏,只有小时候动画片里面那个乱吃糖果得了蛀牙的小孩和牙虫被医生消灭的故事情节. 终于,搞完了…… 摸摸还在浮肿的左脸,迷迷糊糊跑去交费,取药.之后打的回公司,想撑一下,完成一个图片的转换程序.无奈一座下,整个左脑完全麻木,根本没有精神写任何东西.无奈向danger请了一天假,回家休息. 吃了一碗炒面,吃了消炎药,用漱口水漱了口,爬上床一觉睡到下午6点多。起来发现消炎药的效果十分一般,口腔还是非常肿胀。出去吃了碗皮蛋瘦肉粥,去药点卖了一瓶"牙痛立可停"打算救一下"近火".PM 10:20,写下这点文字当作留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酸萝卜

来上海一段时间了,家乡的小吃“酸野”。走遍全上海都没得买,在陈泽的强烈要求下,我只能亲自下厨来了搞了一味“甜酸萝卜”为我们的广西兄弟解解馋! 嗯,就是这个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世风日下 人心不古

今天下班回家,因为下雨带了把伞。回到家的时候,照例去楼下的便利店搞点东西解解馋。看到别人都将伞放在便利店的门前。我也就按规矩了.这时,店里面除了我,马哥,营业员之外还有两个女孩在买东西,我也没有在意,等结完帐的时候。回头一看,伞不见了. 我就想不明白,GGsoso的名牌捷安特在华师大被人偷就算了,但是现在居然连雨伞都有人顺手牵羊,我日!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还是弄点好吃的来安慰一下自己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VeryCD社区被黑

前些日子看到网易社区被黑了,心里还点幸灾乐,想不到昨晚自家后园就起火了. 可恶的Hacker居然把我们所有的数据库都drop了, 幸好有备份,不如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初步判断该hacker利用了ipb的一个漏洞进行SQL注入。并且上传了一个phpmyadmin.从而破坏系统的.理论上它可以做更多事,但是可能他良心发现没有行动而已.强烈BS删除数据行为!! update:: 已经查明黑客是来自广东广州的李xx(58.62.98.14)!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是做人的最基本道德. ipb官方在4月26日已经发布安全通告,只是我们一向不太重视而已.这次是一此很深刻的教训了. 相关链接:Dash blog.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squid安装笔记

 —- 安装 —- wget http://www.squid-cache.org/Versions/v2/2.5/squid-2.5.STABLE13.tar.gztar zxf squid-2.5.STABLE13.tar.gzcd squid-2.5.STABLE13./configure –prefix=/usr/localmakemake installvi /usr/local/squid/etc/squid.conf mkdir /var/squid/cachechown -R nobody:nobody /var/squid/cachechmod 0777 /var/squid/cache -R/usr/local/squid/sbin/squid -z/usr/local/squid/sbin/squid -NCd1    —- 配置文件 —- # 默认端口http_port 80 # 缓存暂用内存大小cache_mem 512 MBmaximum_object_size_in_memory 4128 KB # 缓存目录,及其大小cache_dir ufs /var/squid/cache 2048 16 256 # 关闭访问日志cache_access_log nonecache_log nonecache_store_log none auth_param basic children 5auth_param basic realm Squid proxy-caching web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五一,去北京走走.

   更多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